我不是药神,我是消保委!

中国消费者报报导(谢霄雯 记者郑铁峰)一部《我不是药神》再次引起了消费者对药品价格的重视。浙江省武义县消保委在现实日子中充当了一回真实的 药神 。近日,武义县消保委对外公布了115家药店18种常用药品价格调查状况,为消费者购买药品找到更为实惠的渠道。

据介绍,为了解药店药品运营效劳状况,构建安全定心的药品消费环境,武义县消保委于2018年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组织开展了药店药品价格调查。本次调查选取了武义县4家九德堂、3家爱心大药房、4家江南药都、3家老群众医药、18家柏康大药房、25家太和堂及26家延福堂等共115家药店,对18种常用药品的价格进行比照。

同时,武义县消保委还通过向县老年大学学员、壶山小学家长发放问卷,了解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以及对现在药品零售方面的定见。

药品价格调查

种类杂 差价大

据了解,各药店之间即便是同种类、同厂家、同规格的药品价格差异也较大,以一款常用的氯霉素眼药水为例,最低零售价为3元,最高零售价达到了12.8元,相差4倍多。某品牌牛黄解毒片,最低零售价为3.5元,最高零售价达到了10元,相差也近3倍。某品牌氟哌酸胶囊,最低零售价为2元,最高零售价达到了8元,相差4倍。

调查统计数据显示,差异最大的是一款扑尔敏片,在为民大药房(三角店)零售价为1元,在倍康大药房(下陈村店)零售价为8元,整整差了8倍。


工作人员在药店调查药品价格。

    除了药品零售价格差异巨大以外,各个药店经销药品种类也很繁杂。本次市场调查的18种常用药品因出产厂家、规格等不同,样本达到了246个,每种药均有6个以上。其间阿莫西林胶囊最多,高达53个,包括了同一厂家的不同规格及相同规格的不同厂家。

经调查了解,因药品市场价格一直在变化动摇,以炉甘石洗剂为例,价格最低与价格最高的差价近2倍。药店表明,主要原因为进价的变化,原先进价低时遗留的少数库存因此售价低,但也不扫除药店为盈利而举高药价,从而呈现同种同规格同厂家各家药店药价不一的状况。一般来说,高价药比低价药毛利大,非品牌药比品牌药毛利大。

统计数据还显示,同一品牌药店,因各门店所处地段、城乡散布、消费水对等多种因素,也存在零售价差异。九德堂、爱心大药房等在当地占有量少,因此调查比较对象数量偏少。柏康、太和堂等品牌门店较多,药价比照差距大。延福堂在品牌药价管理上最安稳,均为统一价。

消费者调查

就近购买 喜爱老药

本次消费调查共回收有用问卷692份,参加调查的人群中男女比例分别为23%和77%。从年纪结构看,参加人数从高到低分别为:36-55岁(占31%)、25-35岁(占28%)、55岁以上(占23%)、46-55岁(占17%)、25岁以下(占1%)。